擁抱台灣第一高峰 - 玉山
塔塔加迷人的花景
玉山登山口
被火紋身行成的白木林
孟祿亭位紀念孟祿工程師殉職而設
崩崖.小心通過
登頂前鋒前的亂石堆
自主峰下北峰的碎石坡
主峰英姿
從北峰望北北峰
西峰基點旁的神社

  夜幕才剛罩下,悸動的心,已按耐不住。因為今夜我將啟程去擁抱台灣第一高峰-玉山。
  晚上八點,各路英雄已齊聚於華僑銀行前,正喧鬧時有人猛然想起:忘了帶登山鞋。於是一行人在交流道前等其家人送鞋過來。經過半小時,終於等到了他的登山鞋。對於這種糊塗仁兄,真不知道該怎麼訓他才好。(依棟兄,你的英名將毀於這次的糊塗!)
  星夜奕奕,曉月沉沉。淒淒寒意、漫漫長路。山路迂迴,車塵飛揚。一室的靜寂,卻難以成眠。
  凌晨四時,抵上東埔停車場。
  凌晨五時,享受豐盛的早餐。餐後立即重裝上肩,向心目中的聖山出發。
  一段柏油路面的緩坡,行來清風徐徐,薰人欲醉,難怪國家公園的警察仍高眠不起。
  不十分鐘,抵大鐵杉,一棵數形碩大,氣頂天籟的鐵杉樹。令我不禁慨歎自然界之奇妙。
  過大鐵杉後便是 二公里 的下坡,雖然輕鬆愉快,但有登玉山經驗的同伴此時便告知三天後的回程時,此段下坡將成為最艱苦的上坡路了!
  登山口有九根石柱,分別代表玉山九峰。在此環視群峰,形態各異,氣象萬千,壯闊非凡。
  走入登山口,第一道關卡,便是崩塌碎石路面,行在山壁旁,俯視那一瀉千里的碎石斷面,心中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。行不數步,便愈巨石擋道。需手抱巨石,腳移蓮步,方能通過。
  之後便是緩升波,正是路在山腰轉,山風徐徐送,眼前綠意滿,笑納一山青。
  抵孟碌亭前,過一段緩上之字坡,氣喘吁吁走來,正好在孟碌亭歇腳喘口氣。
  行至 2.7公里 處,有指標,左上前鋒,前行往排雲山莊。此便是玉山前峰登山口,有數顆巨石橫陳。然嚮導標哥一時失察,竟錯過登山口,幸賴後方隊友察覺,才回頭上登。
  初時箭竹伺候,稀疏低矮,穿越不難,然不久後,便是大石橫陳,交互疊疊,仰視石堆宛如天高,卻不見前峰山頂何在?
  登頂前是一段碎石坡,土石鬆軟,稍一不慎,便會形成落石,殃及後來者。
  登峰山頂,展望尚可,可遠眺玉山主峰,北峰及南二段山列。真是青山如此多嬌,引來無數英雄盡折腰。
  從前峰回至登山口,續上重裝前行時,忽覺有如千斤擔壓在肩上一般,一時舉步維艱,徒嘆路程遙遙。
  此段往排雲山莊的路途,每半公里有一標示牌,告知距離排雲山莊上有多少公里。路途多為緩坡,些有陡坡,間雜木棧道,路幅約有 一公尺 寬。若非重裝在身,想必是段輕鬆的賞景健行路線;因山徑林蔭處處,山景醉人,遠山是鬱鬱蒼蒼,近處則綠意深深,無限壯闊山容,溢滿胸懷。每一踏步都可感受山的律動,每一呼吸都可吸盡山的清新。這一切惟有愛山者可得,也是讓登山客不畏辛勞,一再投入山的懷抱的原因。
  當路程標示牌出現「排雲 0.5公里 」時,心中正暗暗高興,終於可以在排雲山莊好好休息時,卻見溫國雄領隊行色落寞的帶著一批早到的同伴,匆匆下撤。沒有多問原因,只是心頭一陣酸楚,淚已湧在眼框。難道,今天的辛苦就此作罷了嗎?
  幸好,才下撤 0.5公里 ,便有原住民告知他們有五頂帳篷,可以借我們使用。初時考慮場地內帳篷容量已不夠用,而有些為難。但大家不願放棄的意志,改變了溫領隊下撤的決定-繼續上行至排雲山莊,並完成後續三天的行程。
  於是幾位健腳同志,扛起了帳篷直上排雲山莊。
  抵山莊後,找了塊場地,搭上三頂六人帳,後又向台北羚羊登山隊借得三頂四人帳,因而解決了住的問題。
  事後溫領隊告訴大家:雖然事先已訂到排雲山莊的床位,但因規定需要遊客中心繳費,不能在排雲山莊繳費,才造成此次鎩羽而歸的情形。不過溫領隊事先曾詢問過國家公園管理處,回答是可在排雲山莊繳費。可見此乃管理處本身協調機制有問題才造成的錯誤。在此提出,以作為爾後欲登玉山之團體作為殷鑑。
  次晨,迷濛昏沉中,吵雜聲紛起,但見星斗滿天,襲襲冷風拂面,睡意乍然消逝,旋即起身整裝。
  早起的登山團體,已陸續出發,本隊是最晚出發的團體,因為我們今天的首攻目標是北峰而非主峰。
  漆黑中,只見盞盞頭燈,繞著之字形坡。那螺旋狀的點點光亮,宛如一隻閃著黃色鱗片的龍盤踞山腰。
  遠方薄霧中,隱約可見嘉義市區,仍是萬家燈火。沒有太多的聲響,所有的人都懷著朝聖的心,虔誠冷寂的爬向那心目中景仰已久的聖山。
  凌晨五時,抵風口,人潮在此湧現,登山的步伐停頓了。
  通過風口後,人潮湧向主峰,我們卻陡下碎石坡,朝北峰而去。
  此際天方以露些許魚肚白,八通關山頂的雲彩已染上一層暈黃,想來只能在此碎石坡欣賞日出了。
  待大夥找好位置,陽光已漸漸爬上山頭,雖然沒有五彩繽紛的雲影舞動,卻以霞光萬丈,艷麗照人。
  欣賞完日出,便一路往北峰而去,沿途相伴的是形態各異的玉山圓柏,蒼白的枝幹綴冒翠綠針葉。或直立、或扭曲、或橫臥、或斜依,宛如欣賞一場夢幻的芭蕾舞表演,令人目不暇給。
  唯一殺風景的是,一路上群飛亂舞的蟲子,小而密集,迎面撲來,有些許痛楚,為了脫離他們的攻擊,不得不加快腳步。
  見到北峰頂上的氣象工作站時,便是陡坡的開始。幸好路途不遠,很快地便爬升至北峰頂。
  北峰上設有一氣象工作站,此工作佔有塊閃亮的門牌「北峰1號」。站前則排到著數片太陽能收集板。
  據聞此處是觀賞玉山主峰和東峰的最好角度。仔細觀之,果然名不虛傳,二峰相距不過數尺,卻形狀各異,主峰狀似側放之直角三角形,斜背尖削。東峰則似狀四邊形,面寬身瘦。
  七點離開北峰。四十分後回到碎石坡。
  看著那近似垂直的坡面和碎石,每個人都心裡有數,這將是一段艱辛的爬坡。但標哥(楊銘標)說:這不算什麼,中央尖山的碎石坡是看不到頂的,而且沒有欄杆,鐵鍊可輔助,那一次我們足足爬了四個小時的碎石坡才上到中央尖山。這個頂多三十分就可以上去了。
  有了這番話的刺激和鼓舞,大家便一股作氣的往上爬。坡陡石滑,重心很難掌握,有時才上一步,又滑下半步。每個人都使出吃奶的力氣,氣喘吁吁的奮戰著。
  果不其然,才三十分便上到風口。但苦難尚未結束,同事們仍須努力。
  踩在那已風化的頁岩石上,欣喜自己的心願即將賞現,步履不覺的輕快起來。
  八點半終於登上了玉山主峰,迎接我的是,那立於峰頂的碑石-「玉山主峰,標高395 2公尺 」。
  望著它,宛如見到魂縈夢繫許久的愛人一般。我迫不及待的衝向它,並將它緊緊擁抱著。同時,心中忍不住的讚嘆著。
  玉山啊玉山,你雄踞東北亞,在太平洋的島上,拔地而起,昂然挺立,群峰唯你是瞻。
  你的高,你的美,給人沛然莫之能禦之感。
  流連主峰頂三十分鐘,飽覽群山勝景,也餵飽了轆轆飢腸,這才依依不捨的走下峰頂,回到排雲山莊。
  用過豐盛的午餐後,有人提議到西峰喝下午茶。於是每個人分擔些許公糧、瓦斯、水。一路直奔西峰而去。
  那路途,佈滿箭竹忽高忽低,些許陡坡,幾處崩塌地,行來輕鬆愉快,怡然自得。
  約莫一個半小時,便抵西峰,開始一場怡人的下午茶時光,有人燒水,有人準備茶點,大夥及地而坐,或品茗,或高談闊論,或吃吃小點心,一付陶然自得,享盡山林美景。想來人生幾何,能在此高山上如此閒情寫意。他日回首此情此景,必是甜蜜滿懷。
  上了西峰,免不了要到山神廟朝拜一番。據聞此乃日本神社。但小小廟宇內卻供奉著觀世音菩薩,有些納悶,是否「神」早已不分國界了。
  是夜,溫領隊讓大家圍在一起自我介紹,經過二天的相處,不但化開了彼此的陌生冷漠,更因著共同的喜好,而有聊不完的話題。直至夜幕襲來,才依依不捨的鑽入帳蓬內。
  第三天,用完早餐後,將公糧分配妥當,便重裝上肩,一路下撤。
  也許是歸心似箭,亦或心願已了。前天走得痛苦萬分的路,而今行來卻輕快無比。伴著徐徐晨風、撫媚山景,縱步山林,自在寫意。
  七點半抵觀景台。欣賞聞名的白木林,那經火劫後留下的枯立身影,為玉山妝點另一層孤寂冷峻之美。
  九點半至登山口,望著不變的南玉山,同樣的景致,同樣的地點、不同的心情;二天前充滿戰鬥的鬥志,而今則是離情依依。不捨山的容顏,不捨山友的聚散。
  自登山口至大鐵杉的柏油路陡坡,果然成了今天的重頭戲。背包在肩感到沉重,腳步逐漸蹣跚。心想著,難道玉山也不捨我們的離去嗎?
  上到大鐵杉處,已汗水涔涔。但也感到旅程即將結束,於是放慢步伐,邊欣賞風景,邊回憶著這三天的點滴。不知何年何月能再來擁抱玉山,心中有太多的不捨,但也無可奈何,也許這就是人生吧!
  回程先至東埔泡溫泉,洗滌這三天的塵垢。然後飽餐一頓,慶祝行程圓滿。
  一路平安回到桃園後,欣見夕陽滿天,炫黃色彩,令人目不暇給,大家感嘆,在玉山守候了二天,沒見著夕陽,而今竟然在可愛的家鄉看到了。原來,家才最迷人的地方!而我們正「踏著夕陽歸去」,同時期望諸位同伴「珍重再見」。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明星

dkokop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