凡提公務員漲薪,必會挨罵,已經成為一個輿論規律。全國政協委員何香久也沒逃過這個規律,其“建議大幅提高公務員工資”的提案成了網友炮轟的靶子。媒體的標題將這個事件描述得很悲壯,叫“委員建議公務員漲薪挨萬人罵”。其實何委員有嚴格的界定,是建議“給基層公務員逐步漲工竹北買屋資”,可憤怒的網友才不管這些,只盯著那個刺激自己的字眼,而不顧語境和約束。
  有人開玩笑說,中國只有兩種人,公務員和務工人員。多數人都是以“務工人員”的心態來看待公務員群體的,這種對抗下,可想而知會是何種憤怒的情緒。落後就要挨打,“先進”就要挨罵,因為公務員被與特權階層、強勢群體、高收入階層之類的符號划上了等號,自然成為被“務工人員”們仇視的對象——人們想像中公務員都是“工資基本不用”房屋二胎的主兒,怎麼還好意思漲工資呢?
  應該理性地看待“公務員漲薪”這個話題,而不要陷入“逢公務員必反”的“中國式亂罵”。其一,有必要弄明白公務員真實的收入狀況,而不是靠想像和偏見,不要打斷公務員的抱怨,而耐心地聽他們講完,畢竟這個問題上存在嚴重的信息不對稱。公務員群體在輿論上其實是一個弱者,是一個沉默的群體,很少真正聽到來自他們的聲音。另一方面,不要籠統地把公務員當成一個全稱判斷使用,這個群體存在著巨大的分化,基層和上層、上海和青海、地震局和發改委的公務員之間的差別,比“公務員”和“務工人員”之間的差別大得多。別港式飲茶說不同地區不同系統,甚至同一個辦公室的區別都很大,三個閑成豬,兩個累成狗,收入也因級別有不小差別,不能不加區分地亂罵一通。
  不過,有時也難怪公眾對這個話題那麼容易上火,雖然很多公務員收入很低,加薪有著合理正當的理由,但他們並不是“仇官民意”的受害者,而是舊體制的受害者microSD,這種體制使公務員加薪缺乏充分必要的理據。
  首先是缺乏財產公開制度。一些公務員總抱怨自己工資低,但你總得拿證據來證明吧?也就是通過向社會公開收入和財產來自證“低收入”,而不是一邊usb捂著財產不公開卻一邊抱怨收入太低,缺乏說服力。公開了收入情況,確實很低的話,甚至不說加薪,老百姓會主動要求給公務員加薪。當然,公開之下會有區別,低的窮的,要加薪,而高的肥的,必須減薪。
  然後要破除公務員的制度性福利,與公眾站在一個平等比較的基準線上。老百姓確實知道一些公務員收入不高,但公務員享受著不少特別福利,比如讓公眾深惡痛絕的養老金雙軌制,公務員不用繳保險就可以拿比繳保險的企業人員高很多的養老金,還有醫療、教育、住房等方面的福利。從嚴治官下,公務員雖然“越來越難當”,但之所以離職的人很少,就是捨不得這些制度性福利。去除各種雙軌制,跟老百姓一起靠工資過日子,“比較工資”才有正當性。
  考評體系也有必要改革,要讓發工資的納稅人體驗到來自公務員的尊重。湖北省委書記李鴻忠說,百姓是衣食父母,當官的要當好孝子。其實,我倒覺得,現在“啃老”的這麼多,老百姓不需要“衣食父母”這種精神按摩,不需要這種關係的不平等,官員不能把老百姓當孫子,也不必把自己當兒子。但一定要在制度上體現對納稅人的尊重。曾有人建議,以後公民納稅的時候採用支付寶,等政府做出政績或者兌現承諾了,我們就確認支付,不然全額退款。那時,政府官員就會追著納稅人的屁股喊:親,給個好評親!親,選我唄,包為人民服務噢,親!親,政績在這裡,請查收,親。否則的話,官員覺得有權就有錢,幹嘛要為人民服務呢?
  給公務員漲工資可以,但一定要改革對公務員的考評體系,讓納稅人去給公務員打分,讓納稅人覺得這錢付得值。  (原標題:為什麼提公務員漲薪必挨罵)
創作者介紹

明星

dkokop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